寒冬臘月,一場傳統文化盛宴點燃了太原市民過年熱情。由太原市委宣傳部、太原市文化和旅游局主辦,太原市晉劇藝術研究院、太原市戲劇家協會出品的新編晉劇《莊周試妻》1月12日晚在太原市青年宮演藝中心上演。近兩年看演出的機會少得可憐,線上看劇終究是隔靴搔癢,演出,還是現場得勁兒!重新編排!名角兒謝濤!光這兩點就足以讓劇迷朋友們瘋狂,整個劇場滿滿當當,其中亦不乏步履蹣跚的老派追星族。

  《莊周試妻》劇照 陳慧明攝

  《莊周試妻》是出老劇,昆曲、京劇、豫劇、黃梅戲等都有這個劇目,“戲妻”題材也不少,比如《秋胡戲妻》《武家坡》《汾河灣》等等,要說看起來最不可思議又最公平的,還數這出《莊周試妻》了。

  在文人心里,莊周一直是畸流逸客,“莊生曉夢迷蝴蝶”“子非魚,安知魚之樂”還算是“常規操作”,“乘云氣,御飛龍”“扶搖而上九重霄”,簡直是玄幻鼻祖。千年來能和他PK的,李白算一個。在這本新編晉劇中,莊周反復強調他是“半仙之體”,后者自稱“謫仙人”,大概能成就一番偉業的人,都無比自戀吧。

  《莊周試妻》劇照 陳慧明攝

  明代馮夢龍寫了篇《莊子休鼓盆成大道》,把“戲妻”的橋段安排在莊周身上,看似怪誕不經,卻在偽謔中道出人生真相。

  若把故事中的莊周放到現在,大概率會淪為單身漢,可偏偏他還娶了三任老婆,第一位妻子命苦去得早,第二任妻子是著名的“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的主人公,不出意外,被他休了,第三任就是真命天女田氏,出身高貴,生得標致,待他一心一意,可偏偏莊周心思卻沒放在太太身上,癡迷修仙。連簪花都能引得他講出一大串“無欲無為誤傷天”的道理。

  謝濤老師把這位執迷修仙的莊周刻畫的既呆板,又不失仙風道骨。你心里剛想啐他一個“呸”,但瞄他一眼,又覺得田氏畢恭畢敬的那句“先生”才體面。

  莎士比亞說:世界是一個舞臺,所有的男人和女人只是演員而已。田氏對莊周的愛有許多理由,他有名望,會法術,有學問……當翩翩貴公子楚王孫出現在眼前,田氏忽然醒悟自己的婚姻是“太美的承諾因為太年輕,但親愛的那并不是愛情”。

  試妻,源于莊周看到了小娘子“扇墳”,此時莊周還算理智:“人死靈魂升天去,軀殼入土化為塵,生生死死自然事,啟容愚夫愚訓愚弄人?!?。這段戲簡直是中國式黑色幽默的典范!你說小娘子薄情寡義吧,她偏偏信守了墳干草枯的諾言。莊周施法幫著小娘子順利“解約”,可換作自己媳婦,他卻不撞南墻不回頭,決心“試妻”。

  現代人能想到的招數無非是“假裝出差搞偷襲?!北绕鹎f周來簡直是的螞蟻尿濕柴——不值一提。他先是裝死,繼而要田氏“劈蓋取髓喂情郎”,一招比一招狠,倒是應了那句“我觀魚樂魚便樂”,我說老婆出軌她一定會出軌。

  正所謂禍福無門,唯人自召。莊周憤憤大嘆“女人,女人!”令人又好氣又好笑,或許還引得全場對他“歧視女性”行為的不快。不過客官也不必“著相”,移情別戀這種事從來不是女人專屬,寫下“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的元稹在老婆死后半月就娶了新婦。歸有光懷念前妻親手所植的枇杷樹,也不耽誤他再覓新歡。

  戲里變動最大的是對“田氏”的刻畫,在馮夢龍筆下,田氏是引誘者,這部改編劇變成被迫“允了”,“劈了一下”,她變得“善良”多了,也讓人物的悲劇色彩濃重起來。田氏就像是你我身邊的完美主義者,本身對自己的道德要求很高,一旦達不到期望值就郁郁寡歡,提心吊膽,甚至以死明志。所以她是被莊周“逼”死的?還是被禮數“綁”死的?

  依我看,她是“找”死。莊周教育她不必簪花:“你將它折斷損了本性,損了本性失了自然”,再后來莊周與她休書,也確實是希望她誠實的檢視自己的生活,追求愛情,不必再過自欺欺人的生活。而田氏卻走了“貞潔烈婦”的老路,博一個清白之名。這也讓我們再次體悟到了傳統文化中“中庸”的妙處,話不說滿,可進可退,可攻可守,充滿回旋余地。

  八零九零后在成長的過程中對于愛情和婚姻的理解的確比較簡約,但凡感情破裂滿嘴的“渣男渣女”,這些淺薄的情緒用詞很難說清楚復雜的人生。古人說夫妻是“紅線纏腰,赤繩系足,剜肉粘膚,可離可舍?!倍P于如何相處,劇中一句唱詞令我久久難忘“順其自然,不必相怨相欺”。這簡直是解決現在婚配難題的良藥:你單身,我單身,我們互有好感,處一處看,好則安之,不好則再選之。而不是先在心里預設:我的愛人要身高一米八,帥過吳彥祖……之后再按模子選人。

  莊周用他的實際行動證明“甚愛必大費”的真理,走向“消融情累,順隨自然之性,不使哀樂傷到性命之情”的新境界。如果他換一條“女為悅己者容”的路線,又何以至此呢?

  本劇的現實意義并未止步于情愛,每一個普通人的生命體驗,并不取決于千變萬化的外界現象。莊周一直執迷于“人心難測”的盤算中,把妻子和自己對立起來,田氏的離去令他幡然醒悟,他不再認同自己的角色,不再相信自己只是“各種各樣戴在臉上的面具”。值得一提的是,劇中對“面具”和“三寸金蓮”有突出的表現,這些彩蛋,觀眾切勿錯過。

  文章最后,特別想致敬全體演職人員,傳統戲曲不愿走流量、飯圈那一套,唱念做打一板一眼都是實打實的真功夫。年過八旬的導演曹其敬老師坐在觀眾席上對整場演出做著細致的復盤,哪里的燈光要改進,演員的造型如何優化……這種盡善盡美的敬業精神令在場所有人動容。這部戲的班底在全國首屈一指,舞美和燈光處處透著匠心獨運,唱腔設計和樂器的選用上,既有晉劇的影子,又結合故事背景做了“仿古”的創新,謝幕后久久不愿散場的觀眾也證明這的確是部靠實力“圈粉”的好戲。如果您從未看過晉劇,不妨就從這一部開始吧?。R楠)